企业文化
首页
>企业文化>企业文苑

接班

作者:杨娟 时间:2018-05-16 浏览次数:  【字体:

“八、九、十……”签字笔飞快地绕着指尖转动,工地上暑气蒸腾,测量员小李躲在阴凉地,懒懒散散地转着笔打发时间,他已经在这儿待了一下午,但并没有要起来干点活儿的意思。

回想起昨天的同学会,他的心情很不好,别的同学西装革履高谈阔论,他却一句话都插不上。小李隐约觉得以前称兄道弟的朋友看他的眼神多了一分轻视——谁让他是个工地上“搬砖”的!他的心里恨死了这份工作,也恨死了老李。

老李是谁?老李是个老铁兵,也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,不过对于小李来说,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:父亲。正是因为老李的强压,小李迫于无奈才干起了修路的行当,又阴差阳错地被分到了老李这个项目,兜兜转转了一大圈,还是逃不开老李的“魔爪”。心中有结,小李从来不叫老李“爸”,老李呢?遵循着他秉公办事的一贯作风,既不计较,也不捅破。因而,在工地上,除了几个叔叔辈儿的领导,几乎没有人知道他俩的关系。

小李其实是一个很有能力的小伙儿,脑袋灵光,又能吃苦。但他的工作干得很一般,甚至称得上混日子。这也难怪,本来就不情不愿,自然不会尽心尽力。晃晃荡荡,一天也就过了。

晚上七点,老李照惯例带着人来检查施工,刚走到小李的责任范围,脸色就变了。

“这个线是谁放的?”

“明知故问。”小李在心里腹诽,翻了个大大的白眼,站了出来。

“我用眼睛都看得出来这个线是斜的,你用仪器你还量不准吗?”老李声色俱厉。

“是你前两天让加快进度,我才赶工来着。”小李双手一操,不紧不慢。

“你脑子是不是有毛病!让你赶工又没让你敷衍了事,测量不合格是要返工影响进度的。”老李脸涨得通红,恨铁不成钢。

“哼!”小李脑袋一偏,斜视老李:“我脑子没病,怕是我‘老子’有病!”

“呸!当铁道兵的儿子,你也配!” 老李气得手发抖,转身就走。

看着老李走远,小李的嘴角抹开一丝笑。他就是喜欢气老李,老李越生气他就越高兴。

小李是妈妈带大的,老李这个搞测量出生的铁道兵,大半辈子都在不同的地方修路架桥,从小到大,陪伴小李的时间屈指可数,缺少父亲管教,让小李的性格敏感而叛逆。小李知道,老李明年就要退休了,以铁道兵身份为傲的他,急切地想小李继承衣钵,沉下心来好好搞测量。但越是这样,小李就越胡来。

“想让我走你的老路,做梦去吧!”

自那次争执之后,小李就开始消极怠工,他要让老李忍无可忍,炒他“鱿鱼”。但奇怪的是,这都三天了,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,连工班长都没找过他。“不至于吧,吵个架连进度都不管了,不是老李风格呀!” 小李心中有些不安,决定去工地看看。半道儿上,同事小裴见了小李主动招呼,“你小子最近变神笔马良啦?测量技术突飞猛进啊!”小李被说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什么情况?不知不觉间,去往工地的脚步又快了些。

这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。只见小李负责的区域,一条条测量线横平竖直、精确规范,愣是十个他也画不出这水平。小李心思微动,老李以前也是测量员,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谁干的。只是小李想不通,一向秉公严厉的老李,怎么也“徇私”起来了。他得搞搞清楚!

吃过晚饭,小李就去工地守株待兔,坐在稍远的背光角落,等着抓老李现行。果不其然,到了九点半,老李拿着图纸和测量仪走了过来。小李忍住没出声,静静地看着。这是他第一次看老李干活儿,虽然没有年轻人灵便,但那股劲儿,他能感觉到。

快十二点的时候,老李准备收工了。小李这时才慢悠悠走过来。“你说你堂堂项目负责人,天天偷摸着跑来干这活儿,也不怕人笑话。”小李的语气,带着调侃和揶揄。

老李转头看向小李,答非所问:“算你小子还有点良心,记挂着工地。”

“你不是嫌我给你那铁道兵身份丢脸吗?把我开了就完了,费这功夫干嘛?”小李继续追问。

“既然想走,那你为啥还来工地?”老李反问道。

“我……”小李一时语塞,他来工地干嘛?不能在老李面前丢脸,小李转身想走。老李却按住了他的肩,“聊会儿!”

“其实,让你干这行,我也心疼!”老李的话让小李晕晕乎乎。

“我倒是没看出来!”小李的语气有些冲。

老李却并不在意,“你脑袋活,又能吃苦,是个干工程的好苗子,国家建设需要你这样的人才。”

“到底是国家需要,还是你自己需要?小时候没管过我,凭啥现在又要干预我的未来?我恨这该死的工作,我也恨你!”小李摩挲着双手的老茧,他觉得心中那口气终于吐出来了。

午夜的工地,两个不说话的男人尴尬得可怕。

“是,爸爸有错。你小时候没时间陪你,所以现在才想把你留在身边。”老李声音低沉又无奈,“但架桥修路是我们铁道兵的使命。如果再选一遍,爸爸还是会这样选。”

小李的鼻头有些发酸,他想起小时候,每次老李离家,眼里都充满不舍;每次遇见铁路和大桥,他都会底气十足地给小伙伴介绍:“看,这是铁道兵修的,我爸就是铁道兵!”;每次老师问大家的理想,他总会脱口而出:“铁道兵!”。上大学了,他也有意无意地选了建筑相关的专业……其实,他的心里,一直有个“铁兵梦”。

一切的委屈和不满在这一刻释然,“可是我不想接你的班。”小李看着老李,语气坚定。

“你还是不愿意?”老李眼里是深深的失落。

“我不想做测量,我想学设计,将来为全世界搞建设!”

老李一愣,继而一掌拍在小李背上,笑骂:“臭小子,心可大着呢!”

“那是,我要接的,可是铁道兵的班!”

笑声回荡,昏黄的灯光,把这对铁兵父子的身影,拉得又大又高。

集团简介
联系我们

官方微博

官方微信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